Saturday, April 05, 2008

「黑貓白貓」靈活 中國務實致富

“說「黑貓白貓」論具有中國特色,因為這和中國文化的「中庸」之道脗合。林毅夫說,從毛澤東的「實事求是」、鄧小平的「解放思想」、到江澤民的「與時俱進」,秘訣都在於「務實」,不囿於教條主義”

講者:林毅夫(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

  候任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身世傳奇。

  27歲那年,尚未三十而立,他毅然躍下大海,從台灣金門橫渡到內地求學,代價是直到父親過身也無法回家;未屆四十不惑,便先後取得芝加哥大學和耶魯大學的博士學位,並立即回國擔任北京大學的教授、創立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後出任總理溫家寶的智囊;今「五十而知天命」(他今年56歲),即將擔當向由西方「打骰」的世界銀行要職,是出任此職的首位華人,位高權重。他更未履新就先許下承諾,要在耳順之年,再回國發光發熱。

◆國家命運 知識決定◆

  在這樣的背景烘托下,他履新前的演講一如所料地吸引了大批傳媒與達官貴人的捧場。

  林毅夫亦不負所望。他周一在中大以「發展與轉型:思潮、戰略和自生能力」為題發表演講,內容探討中國的經濟起飛,正切合世銀對他的期望:藉中國的經驗,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

  林毅夫說,鑽研經濟學以來,有個問題一直令他夙夜憂歎:為甚麼有些國家富有,有些卻總是貧窮?

  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天然資源、人才與科技,左右了國家的發展,是貧與富的關鍵。因此在二次世界大戰後,許多經濟學家預計,資源豐富的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會有高速增長,但出乎意料地,經濟的高速增長,卻發生在資源短缺的東亞地區,如中國和越南。

  林毅夫對此深入研究後,得出的結論是,決定國家命運的,不是資源,而是政府與社會思潮;是知識:「好的理念帶來好的政策,孬的理念帶來孬的政策。」

  他說,二次世界大戰後,許多國家都相信政府的干預能重振經濟,於是不惜以有形之手,通過資助、補貼、稅務優惠、滙率操縱等種種措施來大力發展重工業。結果造成價格操縱、市場失效。50年代的中國、60年代的台灣、70年代的韓國,都因此吃盡苦頭。這就是一個錯誤的思想引致重大損失的典型例子。

  那怎樣的理念才叫好?

◆取中庸之道 貧窮非注定◆

  林毅夫以中國的經驗做例子。他說,中國經濟之所以能成功轉型,就是因為採取了務實的策略,即鄧小平說的,「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這種精神既具有中國特色,也是世界性的,「越南與毛里裘斯都採取了類似的做法」,才能逐步脫貧。

  說「黑貓白貓」論具有中國特色,因為這和中國文化的「中庸」之道脗合。林毅夫說,從毛澤東的「實事求是」、鄧小平的「解放思想」、到江澤民的「與時俱進」,秘訣都在於「務實」,不囿於教條主義,這樣才能充分發揮人民的智慧,解放市場的潛力。

  舉個例子,中國在改革開放初期引入的「雙軌制」,就是務實政策的表表者。「雙軌制」是國家從計劃經濟走向市場化的過渡措施,強調市場因素與政府調控並存。在價格與資源分配上,政府既給予國企一定的自主能力,又適當地加以修正,直到完全市場化為止。相反,一些國家曾狠下心腸採取「震盪療法」,結果不但得不到「J」形反彈,卻招致「L」形的長期經濟衰退。

  在總結時,林毅夫引著名經濟學家、首位在經濟學領域裏獲得諾貝爾獎的黑人 Arthur Lewis(1915至1991)的話說:「貧窮不是注定的(Poverty is not destiny)。」他說,只要有足夠的勇氣和意志力,在適當的領導下,所有國家都有機會脫貧。

  相信他在世界銀行的未來4年,當會為此宏願作出努力。

***

後記:
為工作而去聽這個講座,其實一點期望也沒有,但近距離接觸了林毅夫後,令我對他好感頓生。他早已棄戎從文,但仍蓄著小平頭,身栽高大,笑容可掬。最令人難忘的是他在接受台下發問時表現出來的機智與和善。看今天出版的iMoney,提到林毅夫的心願是:「軍人的理想是馬革裹屍還,我最大的願望是累死在書桌上。」別人問他當年為什麼要徒手游水到中國,他說:「在那邊我日日看到大陸的山水,不游過來,我內心就不能平靜。」他至今未返台。

這個人,有學者的睿智、詩人的感性、軍人的勇氣,令我由衷敬佩。

7 comments:

怪人道格 said...

怎麼報章版沒有後記那部分了? 多可惜啊.

他的背景在不同文章屢次被提及,都是游水去大陸,然後讀書,赴美留學,最近一次是讀林行止專欄時再讀到他的背景,可算耳熟能詳, 也可見他的背景傳奇得讓每個介紹他的作者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提及.

虧你還有餘力找出新angle來形容,三十而立, 五十而知而命,重新包裝,厲害厲害.

有時候讀報, 看內地經濟學者對現時經濟評析, 看了只會"喔...吾係呀...他收了多少錢?", 所以更益發覺得他好像一股清流.

我不是指他的分析準確所以是清流,阿當斯也沒可能把所有事說得清,也沒人可做到,我敬佩的他在內地客觀環境下,肯/敢說出他相信的.

在內地真的不容易,像近日, 便有位維權人士便被拉了整了,多唏噓.

ps. 怎麼你近期逢星期六文章好像減少了?

Leona said...

怪人道格:

“怎麼你近期逢星期六文章好像減少了?“

幸好問這問題的不是我上司。哈哈。

沒有少。仍是每周一次;除非那天我們不出報。
或踏破鐵鞋,都找不到恰當的講座worth writing about.

因要寫書,隔週一次的專訪,實在兼顧不下了。

謝謝捧場。很感激。

怪人道格 said...

呃...報紙買回來當然要看的滴喔...不過我看得慢,你的文章不止看五分鐘耶...

奀客氣啦...寫多一點經濟有關的訪問專訪就好啥,我會看得容易一點唷.

Kempton said...

Hi Leona,

Thanks for writing about Justin's speech, I have downloaded it from http://www.cuhk.edu.hk/cpr/linyifu/index.htm and watching it now.

Keep up the good work.

Regards,
Kempton

P.S. If I am not mistaken, Justin's Phd is from Chicago. And then he went to Yale as a Postdoctoral Fellow from 86-87.

P.P.S. Your reader may be interested in another video by Justin linked by Gary here,
http://spontaneousorder.blogspot.com/2008/01/world-bank-chief-economist-to-be-justin.html

Leona said...

Hi Kempton,
Thanks for sharing the resources.
I think you are right about Justin's education...I've simplified it.

The lecture Justin gave at CUHK might be a bit lengthy but it's worth taking your time. I hope CUHK has also video-typed the Q&A session. He did well, giving smart answers to tricky questions.
=)

怪人道格 said...

Kempton,

thank you so much. I am watching it now.

Anonymous said...

leona,文中主角的傳奇,和妳也一樣叫人著迷呢 ~~~~~~ :)


Dan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