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2, 2008

香港沒民主 怎保繼續繁榮

"「問題不是香港應否有民主,而是如果沒有民主,香港是否可以繼續繁榮下去?」"

講者:郭明瀚(James B. Cunningham美國駐香港總領事)

  中美大棋盤,香港小棋子。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郭明瀚卸任在即(他被升任為美國駐以色列特命全權大使),接班人唐若文將於8月履新,據知後者曾駐中國、台灣及日本,對兩岸三地事務相當熟悉,人脈深厚。

  無獨有偶,郭明瀚的上任祈俊文,也是一名中國通,在「二十三條」立法期間,還頗出過一點風頭。夾在中間的郭明瀚,作風相對穩健溫和。他在駐任香港三年期間,有着怎樣承先啟後的使命?從他的臨別贈言,是否可以窺探一二?

誰當總統 無損中美關係

  昨日郭明瀚出席香港美國商會及香港總商會的聯席午餐會,席間發表了一場短短的演講,涵蓋中美關係與他對香港競爭力的看法。剛卸任的英國駐港總領事柏聖文也在告別演講中談過類似題目,郭明瀚顯然沒有前者「大珠小珠落玉盤」的字字珠璣,雖稍欠風騷,但亦頗平實坦白:

 (1)中美關係

  「中美關係的確複雜,有時還頗棘手。我們在人權、宗教、言論自由、法治、民主等重要理念上確有分歧……但我看不到兩者必然發生衝突。」

  郭明瀚說,中國的崛起不但有利兩國,也將惠澤亞洲,甚至全球。單單在過去五年,全球一半經濟增長就來自中國和美國。對美國來說,隨中國國力日盛,兩者互相依存的關係也日趨密切。在2007年,中國已成為繼加拿大和墨西哥後,美國第三大出口市場,難怪郭明瀚直認不諱:「中國的發展對美國利益攸關。」不怕競爭嗎?「只要公平,我們無懼競爭。我們與最好的盟友也經常有競爭關係;這是好事。」他相信無論接任的美國總統是哪一位,都無損中美目前穩定向前的關係。

 (2)香港的獨特性

  郭明瀚說,許多美國人通過香港,加深了對中國的認識,香港亦憑其人才、基建、資金流動、法治、自由市場等,鞏固了「亞洲國際都會」的地位,使回歸前對「香港已死」的揣測,不攻自破。他舉了一個例子:

  不久前沃爾馬(Wal-Mart)在香港開了一個有關環保(防止污染和提高能源效益,Pollution Prevention & Energy Efficiency,P2E2)的會議。其主旨是透過銀行等投資者給予企業更彈性的融資安排,提供更大的環保誘因,改善污染。該會議規模雖小,但相當成功,沃爾馬因此得到鼓舞,決定7月底在深圳舉行更大型的會議,並打算在10月安排近1,000家供應商齊集北京,設法綠化其供應鏈。他說,「類似計劃需要香港的專業知識、金融系統和中國經驗才能成事,這樣的組合只能在香港發生。」

  郭明瀚記得,三年前他初履新時,經常聽到香港將被上海取代的說法,現在已沒有人這樣說了,足證香港地位仍然牢固。但過去的成功不保證未來的成功,他認為香港必須正視一系列影響其競爭力的壞因子:通脹、環境、醫療、人口老化、人才輸入等等。

香港競爭力 靠民主鞏固


 (3)民主與香港

  最後郭明瀚還是提到了美國最關注的香港民主問題。

  他引述戴蒙教授(Professor Larry Diamond)的研究指,香港在120個有民主選舉的地方裏,是最富有也是發展最好的城市之一——可惜香港的政府並非完全民選的。

  「問題不是香港應否有民主,而是如果沒有民主,香港是否可以繼續繁榮下去?」

  他同意中國領導人力保香港安定的意願,但他相信,香港的競爭力與繁榮,還有她對中國的貢獻,都會因為其政治領袖在更民主、更符合國際標準的選舉下落實而得到加強。

4 comments:

Philip Wai said...

無論是保守派的「民主有害繁榮」或泛民派的「民主有利繁榮」,把民主與繁榮拉上關係的立論其實是沒有立論基礎的。

因為在全球二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加上近三百年的歷史,我們隨時可以找到「例外」。假如有例外,理論自然不成立。

借王仁宇在「大歷史」的說法,繁榮可能與完整的「商法」有更密切關係,諸如私有產權和公平競爭等法則。王仁宇藉此解釋北美英屬殖民地質南美葡西屬殖民地的成就差異。香港的不民主繁榮也是一個相同例子。

當然,民主可能是法治的最後堡壘,但法治又反過來可能是民主的骨架。請以津巴布韋的民主選舉鬧劇為鑑。

再一次,「行貨咗」少少!

Philip Wai said...

對不起,兩次留言都與「行貨」有關,其實小弟很喜歡讀閣下的文章,希望精益求精而已,並非存心找碴。

Kempton said...

It is interesting to read what diplomats will say locally in contrast to the statements (and tones) of their political masters at home when speaking to voters. :)

P.S. Philip, your takes on "民主與繁榮" may be slightly misguided. Now, putting debatable political "theories" aside, I am sure you are aware that even well-accepted scientific theories have exceptions. And those exceptions don't diminish the usefulness of the original theories. (Roughly speaking, Newton's exception is Einstein. And Einstein's exception is Quantum theory.)

Leona said...

philip:
沒關係
讀者有要求是好事,要不寫的人就因循了

今天剛去聽了JP Morgan李晶小姐的一個簡佈會,其分析與建議俱很獨到
去年我也聽過李晶一次,對她心存好感

你對中國經濟與投資都有興趣吧?
希望本週的題目,不致行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