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生果金無審查 恐窮子女養富爸媽

“大前研一提出了一個很破格的問題:日本高齡人士在養老金制度下得到很好的保障,而且他們儲蓄豐厚,為甚麼他們仍可獲得種種津 貼與優惠(如乘車優惠)?相反,年輕人負擔重、無儲蓄,卻嘗不到半分好處。不是應該向有錢的人收費嗎?為甚麼要沒有錢的年輕人供養有錢的老人呢?

長此下 去,世代之間的貧富差距勢必加劇。”


書名︰《後五十歲的選擇》(作者︰大前研一)

  特首曾蔭權在施政報告中建議為「生果金」引入資產審查制度,招來一面倒批評,惟有「從善如流」,擱置審查的建議。

  香港人富同情心,普遍認同生果金對長者表達心意的精神,不忍看到勞碌半生的老人再受折騰,所以大都反對審查制度。這個出發點是善意的,但觀察的角度未必全面,其中有些問題未必得到充分的反思:例如,審查制度是否絕不可取?若所有老人都需要照顧,最終誰來埋單?

日本長者富有 平均擁200萬

  資深商業顧問、日本的趨勢大師大前研一在新書《後五十歲的選擇》中,提出了一個很破格的問題:日本高齡人士在養老金制度下得到很好的保障,而且他們儲蓄豐厚,為甚麼他們仍可獲得種種津貼與優惠(如乘車優惠)?相反,年輕人負擔重、無儲蓄,卻嘗不到半分好處。不是應該向有錢的人收費嗎?為甚麼要沒有錢的年輕人供養有錢的老人呢?長此下去,世代之間的貧富差距勢必加劇。

  大前發現,高齡者擁有的資產、儲蓄很多,60歲或以上的長者,平均儲蓄金額是2,500萬日圓(約200萬港元);而30、40歲的年輕人在儲不到錢之餘,還要負擔樓宇按揭和老人的養老金!因此他們供款的比例在增加,但將來可領到的錢卻變少。此外,國家的債務將以稅款的形式加諸他們身上,但到他們退休時,國庫可能像一滴水都不剩的水瓶,這樣的財政狀況不可能持續下去。

  大前認為,政策向高齡者傾斜,是因為長者投票率高,而年輕人投票意慾低——投票率與選民的年紀約成正比,65歲的人當中有65%去投票,25歲的人只有25%。聰明的政治家自然瞄準高齡階層,擬定對長者有利的政策了。

  當然,大前研一的觀察,未必可以照搬到香港來,因為日本社會的發展,比香港走前幾步,但他分析的框架,卻值得參考。首先,目前在香港年滿65歲或以上的長者,出生於1943年或以前。他們成長於抗戰時期,飽受苦難,受的教育不多,工作以體力勞動為主,收入少、福利少、儲蓄也少。對這些老人,政府應義無反顧提供起碼的保障,這點當無異議。

  那麼,對將於2011年步入退休的嬰兒潮(1946至1965年出生)世代來說,劃一、不受審查的生果金制度是否最合適?讓我們看看,嬰兒潮出來社會工作時,香港經濟正步入上升軌,而學歷尚未貶值,故當時的年輕人不管投資在教育或工作上,都有領取獎品、獲得回報的機會;當年社會求才若渴,大量職位空缺,正等待新一代接力。現在一個50歲的中高層,仍在指點江山,15年後才準備交棒……屆時他們若申請生果金的話,是誰在供養他們?

否定審查制 資源用得其所?

  是目前的20、30或40世代,請注意,這些20、30世代和嬰兒潮面臨的社會環境已大大不一樣。對於一個30多歲的人來說,他還沒有擁有自己的物業,就先成為「負資產」——因為他在出來社會不久、金融風暴前夕買了樓。而對一個20多歲的人來說,他還未開始賺錢就先孭了一身債——學生貸款和信用卡消費——而他畢業幾年都沒有打過一份「長工」,因為外判與合約制已成潮流,職位大大縮減,「鐵飯碗」亦今非昔比。若干年後,當現在的50世代步入退休年齡時,日本那種沒有錢的年輕人供養有錢老人的情況,將會在香港出現。

  這亦合乎政府的估計——到了2033年,每四人中有一名長者、一名22歲或以下青年、兩名勞動人口。若生果金不設審查的話,每名勞動人口每月將承擔500元生果金,這是可持續的嗎?

  大前研一的日本經驗,值得香港借鏡。理性地看,資源有限,更應用得其所,讓有需要的人得到更充分照顧。在訴諸情緒的氛圍下,生果金審查制度被否定,這對長者、供養人和香港來說,是最佳的選擇嗎?

4 comments:

Chris Chan said...

其實咁計好悲觀,要講外判到人人得 d 低收入人工做的話,咁香港無乜未來

不如從正面諗下點先可以轉型到做高增值創意產業,其實金融海嘯下,係一個好好既機會 back to basic ,香港除左金融業之外,係咪就已經無優勢 ? 如果答案係無其他優勢的話,唔駛再計二三十年後人口老化,可能金融海嘯之後,香港既定位都有好大問題

呢個時候,我覺得應該更加要減稅,吸納專才,發展 IT 等產業,好似南韓咁係十年前轉型,今日已經係 IT 上追過日本,香港有決心去做,一定都可以學似南韓咁,係逆境中迎頭趕上

南國 said...

希望更多人睇到依篇文章

Leona said...

chris:
很認同你的看法
首先,情況的確未必如此悲觀
比如說,到了2033年,有點積蓄的老人家可能返大陸養老,另外又有許多內地大學生來港讀書等,令人口老化問題沒有預期中差
但仍有可能出現本文提出的問題--由沒有錢的人養有錢的

此外,經濟轉型的確是香港一個重要議題
可惜官員根本沒有這樣的意識去改

Leona said...

南國:
謝謝
可是我擔心若太多人看了的話,我有機會被人扔蕉呢
:)